胡杨

    蔡亚东,泉州南安人,漳州师范学院89届毕业生,汉语言文学专业,曾任中文系学生会主席,获双学士学位,厦门大学硕士研究生,现为中共福建省委组织部正处级干部,福建省对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挥部副指挥长,新疆昌吉州党委组织部副部长。

 

    站在清冽而奔腾的塔里木河畔,纵目远眺南北两岸莽莽苍苍的胡杨林。在如此缺水的大漠中顽强地生长,如刀的漠风中勇敢地抗争,如火的骄阳中不屈地拼搏,严寒的隆冬中傲岸地屹立……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我心中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于是便想起了他----蔡亚东。

异叶杨

    适者生存,弱者自强。为了适应,为了生存,胡杨做了许多改变,长出各式不一的叶子。幼时如线,年少如柳,壮年如扇。在荒无人烟的大漠深处,在寸草不生的戈壁尽头,大路边,田埂旁,目之所及,哪里有黄土的地方,哪里就有他的生存。他不追逐雨水,不贪恋阳光,只要能够,哪怕板结的土地上给一点水分,一截枝条就会生根抽芽。他从不对土地说不,只要移动一点杂草生存的空间,他就会不枝不蔓,把黄土地装点,撑起一片绿色。

    他,一个壮志勃勃、意气风发的少年,初入漳师对学校环境、学习氛围并不是十分满意,总觉得自己的抱负未曾实现,才华不得施展,庸庸碌碌而郁郁寡欢。“也曾颓废过。”先生如是说,“但却总不能坐等环境适应我。”于是,他改变。重新摆正自己的心态,调整自身的位置。用辛勤的汗水洗净一身的傲气,浇灌自己成长。教室、图书馆、自习室处处可见其身影。他努力地拼搏着,不懈地奋斗着,深夜十二点,凌晨一点……一边是担任中文系学生会主席,一边是进修双学士学位,并为厦大硕士研究生的考试而时刻准备着。沉重的学业,繁冗的事务,他都能内外兼顾,妥善处理。高调做事,低调做人。他就是如此一个人,时刻审视改变着自己的不足,而后不断追求生活的高度。东南到西北的大跨越,四年前,他背井离乡,只身远赴新疆。新疆的气候、人文、饮食与福建大相径庭,事无巨细都得重新适应,风俗民情都得系数知晓。生病了熬着,累了也撑着。不曾却步过,不曾后悔过,以精神的充实慰藉着自己。四年,一千四百六十个日日夜夜,独在异乡的苦苦坚守…….

    “但我始终是农民的儿子”,他始终把自己的根扎得很深很深,“一个人什么都可改,但切不可改其根本。”他的眼神很是坚定,仿若漠风中高挺脊背的胡杨…..

生命杨

    从合抱粗的老树,到不及盈握的细枝。横斜逸出,杂芜而立。然而,无论柔弱,无论苍老,总有一抹生命的绿色点染着枝梢。在沉重的压力下每一片叶子都是努力向上的,绝不弯腰,更没有媚俗的面孔。秋风里,躯干虽也斑斑驳驳,道道痕痕,但却粗壮有力。单薄的枝条依然透着精气,枝枝傲骨,树树有声。

    先生说:“要获得总是要付出的。”你要获得的是什么?而为此你又愿意付出什么呢?是为了身在南安数十年如一日辛苦劳作的父母?是为了同一片热土上善良淳朴的新疆人民?不辞辛苦,起早贪黑,加班加点。读书时如此,工作时亦如此。“既选择读书就该全心全意地读,其实,当初我的努力还远不够…..”不够?我无法想象一周满满的五六十节课?无法想象一两点睡五六点起的作息安排?无法想象就业、考研、双学位三位一体的完美跳跃?那是该有多大的决心,多大的耐心,多大的恒心啊。“既选择援疆,就算多大苦,我都甘愿吃。”夏天蚊叮虫咬,冬天零下三四十度,凛冽的山风,漫天的尘沙,他顶风踏雪,翻山越岭。磨破了脚,走肿了腿,从未有过一丝怨言。手冻僵了搓一搓,脚冻僵了跺一跺,饿了就啃馕饼,渴了就喝雪水。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扶贫济困,维护民族团结,暴雪洪灾面前挺身而出,倾洒着对群众满腔的热爱;重视民生,关心民众疾苦,始终不忘身上肩负的职责。“看到新疆同事和各族群众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满怀希望的期待,我有责任有义务留下,再为新疆做点事。”

    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当某天看到一棵落光了叶只剩下枝干的胡杨时,我便再次想起了他。

英雄杨

    无风时,在阳光下岿然不动,肃穆超然犹如静禅,仪态万千犹如根雕,他们静观世上风云变化,日出日落,将无限情愁埋藏心底。劲风掠过时,他们纷披而下的枝条抖动着,如同金戈铁马呼啸而来,如同惊涛骇浪翻滚而来。他们狂放不羁地啸叫,让世界看到的是男儿心,是英雄气,是泼墨如云的大手笔。

    三年又三年,年年月月,日日夜夜,他守护着昌吉。中央开展新一轮援疆工作,本可以和家人团聚的他,毅然提出再次援疆三年的申请。他深深热爱脚下这片土地,以其强大的根系吸收着土壤的水分,然后流出红色的血液滋养大地,那份热诚,那份坚贞,那份毅力使我动容。“其实值不值得,只有自个儿心里明白。”年迈的父母,柔弱的妻子,无知的孩子,他是花费多少气力说服自己割舍远去?又是花费多少气力在新疆人民面前强忍住将滴未滴的泪花?闲时的仰望苍穹是为了谁?身上浓郁的烟草味又是为了谁?他挺直傲岸的身躯,钢骨铁枝,抵挡风沙的侵袭,任岁月和风沙剥去了皮,掏空了心,依然倔强地精神抖擞地…..敢问痴情深几许?三千岁月笑从容。他只是淡淡地笑着,是大家与小家选择的无奈,是舍小家顾大家的英雄情怀。“一点也不觉得苦,反而感到很充实很满足。”他的话很轻很轻,仿若四年援疆生活的艰苦如此的无足轻重,云淡风轻。那是闲看庭前花开花落的宠辱不惊,是漫随天边云卷云舒的去留无意……

    “惜将闽月寄三秋,愿伴天山云海流。莫问谁知关外路,西风古道任行舟。”我想我永远也没办法体会他的毅然决然,他的旷达从容,他的无悔无怨….

眼泪杨

    英雄也会落泪。胡杨如果没被折断,将会树枝直溅,故而称之为“眼泪树”。那眼泪是喷射式的,一条条泪痕,一道道血痕,那是无声的依恋,是浓郁的思乡,却不是哀伤的表达……

    “援疆干部打车不收费”一条自定的规矩便透露了新疆人民对新疆干部的感激,“援疆干部是我们的亚克西卡德尔(好干部)。”一句简短的赞叹便表达了新疆百姓对援疆干部的拥护。面对去与留的取舍,一纸留任的申请,字字铿锵,字字书写了他的依恋,他的决心。血泪胡杨梦故乡。午夜梦回,夜深人静之时,他是如何自处,是否也如初见时那般微笑?那般风雅从容?面对父母的关切询问,妻子的鼎力支持,孩子的早熟懂事,他侃侃而笑,笑至眼角的泪光闪现……当我提及漳州师院,他当即对师院的更名表示欣喜。“漳州师院是我永远的母校,校园里遍是我成长的足迹。”一字一句,娓娓道来,“离开师院时,满是不舍之情。”他主动向我慰问邱煜焜,许艺谋,王朝华等老师。感恩之心,思念之情溢于言表。我们回忆了他的青葱岁月,细数了他的校园往事……紫藤花架下,林荫小道旁,木棉似锦,凤凰花开….阳光映照他温暖的笑容,异常美丽……

    梦里故乡,杨柳青青江水平,绿杨烟里白沙堤……如果苦水可以随眼泪流走,那么胡杨,请有泪尽情流。

 

    你用生命诠释着奋斗的力量,从一片新绿到一叶金黄。你战胜暴风狂沙,不怕雨雪风霜,你扎根戈壁,是戈壁最美的雕像。我心中的那片胡杨,吟唱着不变的信仰,高挺着不弯的脊梁。我赞美你的不朽,你生命的守望…..

 
     
       
       
闽南师大BBS-龙江曦月 蚂蚁互联 龙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