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漳州师院

                                                                                      郭 鹰   91中文 

 
    除了故乡龙岩之外,在漳州呆的时间最长。整整四年的最是年少轻狂的大学时光,现在想来真是回味多多。走在今天的漳州街头,我已找不到通往母校的那条铺就着石板路的老巷子了。走进漳州师院,校园果真扩充到九龙江畔了,曾经的甘蔗林香蕉林全都成了一片片教学楼宿舍楼。以师院为中心辐射周边的小吃几乎找不到了,曾经十分热衷留恋的食堂饭菜也变得稀松平常,一切都变了,唯有舌尖上荡漾的属于漳州师院的味道,二十年来,依然魂牵梦绕,回味无穷。


    记得第一次端着饭碗走进漳州师院食堂时,我简直象一位刚刚中了大奖的暴发户,满心欢欣又无所适从。从来没有那么多五颜六色的菜肴任我选择,而手中攥着的饭票菜票都是国家发放的,可以说,我将在这里白吃白喝整整四年。刚刚滋长的失落和自卑还未站稳脚跟,就被这袅袅冒起的热气和芳香四溢的菜肴驱散了。不仅因为我从未住校吃过食堂,也不仅因为我母亲的烹饪水平差强人意,你看对食堂无限热爱的何止我一人啊。从高考重压挣脱出来的我们,个个面黄肌瘦,目光呆滞,象一枚青橄榄掉进五光十色的大学校园,从此不再受那奴役之苦,压抑的青春终于爆发了,首当其冲的就是无比旺盛的胃口。因此,食堂的洗锅水都有乌鸡炖蘑菇的香味,雪白肥胖的大馒头吃起来胜过燕窝鲍鱼。一口气吃下五个肉包子绝不仅仅是男生的特长,一晚上需要两包快速面的女生比比皆是。总之,我们象一群放出笼子的老虎,在下课铃响的一瞬间,撒开双腿冲出教室,全然不顾年轻潇洒学识渊博的男教师眉飞色舞地讲述竹林七贤还在余音袅袅,因为我们的心早就飞向更加美好的食堂了------屈指可数的鸭头,肥硕的红烧五花肉,芳香扑鼻的牛肉饼,新鲜出炉的五香条,还有五分钱两个的大馒头……不到一个学期,全班女生的体重平均增加十斤以上。当我鼓着丰满油腻的脸回家,妈妈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忧心忡忡地说,裙子都要重做了!更有甚者,在福州大学就读的高中同学老许重了二十斤,走进家门时,她妈居然不认识,问她找谁。看来不仅仅是我们学校的食堂好,是没有压力的年轻胃口好啊! 

    很快我们就发现,只要踏出校园小小一步,外面的世界更加精彩——以师院为中心,向四周辐射,有太多美味的小吃在等着你。校门口的豆花店,每天人满为患,我们从小也吃豆花啊,怎么就吃不出漳州豆花的回味无穷呢?清淡的豆花选择各种不同荤菜会出现不同奇妙的味道,豆花就像白色底子,怎样的花团锦簇都将被它烘托出来。和豆花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街道对面的锅边糊,米浆在大锅周边走一圈,凝固成块,用铲子刮下来,可以按各自的喜好加上各种配料,有海鲜、动物内脏、红烧肉、五香条等等,以清淡搭配浓香,以安静应对喧嚣,这个陌生的城市,就在每个清晨的选择中,在舌尖的翻滚咀嚼回味中不断熟悉亲切起来。除了早餐之外,走在漳州的街头巷陌,随时都有美食在等着你——红豆绿豆莲子西瓜鸭梨果冻…..四果汤绝对不止四种果肉,你根本算不清有多少五颜六色的东西潜伏在貌似平淡的甜汤下,无尽寻找和咀嚼的快感让炎炎暑热有一丝丝清甜和冰凉渗透;即使是穷学生,也会惊叹漳州肉粽的物美价廉,比一个成年男人拳头还大的肉粽,裹夹着半片咸蛋,一块红烧肉,一片香菇,那是肉眼可见的,还有只有舌尖才能品味到的用肉汤拌匀的粽子,每一口咬下去都口齿生香。对于胃口极佳的我们,一个热气腾腾的肉粽外加一碗由鱿鱼香菇熬煮的清汤,也足够饱了。还有一溜排过去的沙茶面,鸭肉粥……经常会看到排着长长队伍的人群,追踪溯源,不过是在排队买油条,漳州人买油条是成捆成捆的,用稻草扎好提回家去当晚饭吃,也不怕上火。三月三有吃春卷的习俗,那一天排队买春卷皮的人足可绕九龙江一圈了(纯属夸张)。很快,夜宵就要粉墨登场了,几张简易桌椅,两个简易炉灶,平底锅上吱吱作响的金黄色的煎包和牡蛎煎蛋,不停在锅里欢快跳动的炒粿条……我们是进不了大饭店,吃不到很多昂贵的海鲜,只有这些平凡的小吃,滋养着我们正在成长的身体,安抚着我们初次离家的乡愁,让我们反认他乡作故乡了。 

    除了小吃之外,还有那么多的水果一年四季热情地犒劳我们。刚入校时,校长指着围墙外一直延伸到九龙江畔的香蕉林甘蔗林荔枝林龙眼林充满希望地说,这些都是我们学校的地盘,不久的将来,我们会将校园建到九龙江畔。我们对这些不感兴趣,那是猴年马月的事啊,我们关心的是这片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零食仓库,什么水果又成熟了。我和舍友老林在九龙江畔散步时,经常忘记欣赏半江夕阳的瑰丽景色,贼眼溜溜的只盯着周边能吃的一切果树,也不知它们是何人所有,总之高挂的果实从来无人看管,而路过的人也见怪不怪,只是轻易就让我们这些貌似淳朴老实的山里人原形毕露了。九龙江畔的甘蔗都是糖蔗,送到工厂加工白糖的,甜是相当甜,但也硬得够呛。其实街上到处都有甘蔗卖,一根不过三两毛钱,但就是觉得自己拗的好吃,刺激。拗上一根,拿到江边用沙子搓掉上面的泥,然后江水冲洗干净,架在肩膀上,坐在沙滩上边聊天边嘎吱嘎吱地吃,直吃到腮帮肿大,合不拢嘴。我的牙未老先衰,估计就是当年甘蔗吃太多的缘故。快到暑假时,校园内的芒果随处可见,伸手可及。虽然校方一再强调不许摘芒果,摘一罚十之类,却怎能阻挡成熟的果实进入我们的舌尖呢?站在窗台用撑衣架一勾,或是去食堂吃饭时顺便一跳,甚至地上都可以捡一脸盆,宿舍里总是弥漫着芒果的清香。还有龙眼,荔枝,在我们眼中曾经高贵得无法接近的水果,同样会时不时地砸在脑袋上,让你不吃都不行。什么是水果之乡啊,真是长见识了。舌尖翻滚着甜蜜蜜的味道,就这样滋养了我们整整四年时光。 

    大学毕业离开漳州师院之后,虽然很少再回到这座小城,回到这所学校,它却成了我心中一根若隐若现的情思,稍微一扯,就能扯出一大箩筐属于漳州的美食。那些荡漾在校园内外的美味,细细品来,似乎有家乡的味道。

 
     
       
       
闽南师大BBS-龙江曦月 蚂蚁互联 龙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