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号楼记事

                                                                                    张惠阳  91历史

    我的母校是九龙江边一所以培养未来教师为己任的学校,我念书时住的是15号楼———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栋楼成为母校的一个圣地,因为,几乎全校的女生都集中住在这栋楼里。

  说来是苍天有眼,我们政教系在各系中最弱势,只有4个班100来号人,男生却因此得以与未来女教师们为伍,住在15号楼的底层———这可是真正的生活在石榴裙下啊。

  这也让我今天回忆起那段短得可怜的大学时光时,备感活色生香。

  记得,吃饭是当时我们一天当中最快乐的时候。

  这并不仅仅是指我们的胃中有了食粮而得到满足,对于住在女儿国中的政教系男生来说,这还包括精神上的富足。

  因为食堂就在15号楼边上,全校的女生吃饭时都要从我们眼皮底下经过。所以大家都不爱在食堂就餐,而是喜欢在宿舍门外,端着饭碗,一边扒拉着米饭一边对经过的每一位女生指指点点。

  当时,88级中文系女生的美是出了名的,这一届的本科生大都是从全省高分考生中强抓过来的,素质较高,美女也多。

  其中,一个叫阿霞的女生被公认为是校花,她打饭经过我们这时,我的那帮室友便一阵山呼:“阿霞阿霞”。有一次,我特意跑上前去,想看看她长的究竟啥模样,只记得皮肤特别的白。如今,10多年过去了,不知她到了哪里,变成什么样了。

  让我至今仍感到愧疚的是,有一天,我在吃饭时,看到90级数学本科的两个女生,急匆匆地从我们楼下走过,我和我们班的几个同学便恶作剧地高喊着:“一二一,一二一”。

  第二天才知道,90数本的两位男生在九龙江游泳时,溺死在江中,那两个女生是跑回来报信的。母校临近九龙江,每年都有一个学生死在江中,1991年没发生溺水事故,我们还觉得奇怪,没想到1992年就死了两个。

  难怪,那两个女生走得那么急,脸上还带着悲切,而我却开了个不该开的玩笑。因此,我一回想起这事,就觉得特别的愧疚。好多年后,我在石狮看到了那两个女生中的其中一个,她已经是一名女警察了,我想上前对她说声对不起,却没有勇气。

  真的对不起。

  住在15号楼这座“女生楼”,故事天天有,最富有戏剧性和最让我铭记的是———那夜半敲门声。

  有一天晚上,楼上英语系的一间女生宿舍,在夜半时分,响起了敲门声,甚至,还夹杂着钥匙插进锁孔的开锁声。一屋子的女生被惊醒了,却没人敢开门出来看一下,于是,她们拿起脸盆什么的,使劲敲了起来,想把门外的陌生人吓跑。

  15号楼的对面是7号楼,里面住的是中文系的男生,他们也被女生楼的响声惊醒了,但却以为这是女生们在玩什么游戏。于是天性浪漫的中文系才子们便纷纷拿起脸盆敲了起来,作为回应。这下子可热闹了,宿舍区像过节似的。

  第二天,负责生管的学校自律会过来调查,看谁是那个敲女生宿舍门的人,我们政教系男生都成为被怀疑的重点对象。

  那段日子,我们每个人,都要说明当天晚上在干什么,包括几点几分起来尿尿都要说清楚,还要找个人来做旁证。那几天,我惊讶地发现,我们宿舍旁边的厕所,每到深夜,都会晃动着几张陌生的面孔,我明白,那是自律会的人,他们在搞潜伏,想抓个现行。只是厕所味道不好,实在太难为他们了。

  那些天,我们人人自危,看人都带着怀疑的眼光,见面必是———是不是你干的?幸好,查无实据。过了一段日子,这事就不了了之了。到了我们临毕业时才真相大白,原来是一个女生梦游,走错了房间,敲错了门。

  前不久回了趟母校,向人问起15号楼,却无人知晓。15号楼犹在,只是它不叫15号楼了,它上面也不住女生了。但是,15号楼,它已经成为我们心中的一段记忆,一个温馨甜蜜而又难以排解的符号。

 
     
       
       
闽南师大BBS-龙江曦月 蚂蚁互联 龙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