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的选择   ──访“支援西部”大学生志愿者郑玉兰(采访时间2005.3)

 

 人的一生,会有许多选择,也许我们不能选择所爱的、正确的,但是却能选择合适的,并因此而无悔。浩浩人生,每一次的真心付出都企盼一份回报,每一回的心灵选择,都寄寓了青春的执著追求。

 

 午后阳光,轻洒温暖的光晕,弥漫茶香的空气中,走进郑玉兰——院首批“支援西部”志愿者,政法系03届毕业生,并作为福建志愿者代表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她的事迹也在《宁夏日报》、《中国妇女报》等多家媒体引起极大的反响。倾听郑玉兰在支教期间的酸甜苦辣,感受一名优秀女教师的异域情怀,心灵的湖面泛起层层叠叠的涟漪。

 走进西部

 走进西部,领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心境,给了郑玉兰初来乍到的惊喜。这是一个全新的地域,浩荡广阔,给了初出校园的学子足够翱翔的空间。郑玉兰到宁夏的第一年,被分配到盐池县的一所村级小学,离市区很远,整个村都没有电话,短信也发不出去。到的第一天晚上,下起很大的雨,原来要盖的被子被渗进来的水弄湿了,只能用自己带来的被子凑合着盖一宿。

 

 “我不会忘记去的第一天。一路上坐着车,只看到很少的平房,都矮矮的,并且渐渐的连一棵树也看不到了。”她平静地说着,含笑的眼眸移向窗外:那儿是一棵木棉花树,绿叶苍翠,红花似火,热闹地簇拥着,迸射初春的希望。

 

 试问,当身在南方的她看到西北,渐渐的一棵树也看不到时,心里会否突兀和怅惘。庆幸的是,郑玉兰早已有心理准备,在培训7天后,正式开始了为期两年的支教履程。在那里,郑玉兰是四年级数学、体育、音乐、思品、自然老师,也是班主任,每天的课都排得满满的,晚上备课到两点多是常事。

 做个不打学生的老师

 小孩子总是调皮的,爱打架和捣蛋是小学生的家常便饭。郑玉兰起初也伤透脑筋,有时候还上着课,两个学生就打闹起来,下课老师不在,打成头破血流的都有。为此,郑玉兰一整天都要和学生在一起,即使下课了,不是在教室里和学生进行语言沟通(那儿的孩子很少说普通话),就是呆在办公室里没敢走。第一次打学生时,郑玉兰的心也跟着流泪,她望着眼前这个一天打了三次架的学生,强忍着没哭出来。

 

 回到校舍,她整夜都辗转难眠。之后,她更勤于向校长、其他老师学习当地的方言,了解学生的情况,更经常地与学生交流、沟通,力争从此做个不打学生的老师。这是那里所没有过的,因而郑玉兰也成了几十年来唯一一个不打学生的老师。当记者采访,你们的老师是如何处理学生打架时,学生们都说,打墙壁。而郑玉兰也微笑地告诉记者,我想让他们记住打别人自己也会疼的。

 

 就是这句——“打别人自己也会疼的”,让我又一次直面郑玉兰的淳朴和真实。无棍棒相逼,也无一大堆空洞的说教,只是以一种简单的做法,一句易懂的话语,为西部孩子轻轻擦拭蒙上灰尘的心灵,焕发其原有的璞玉光泽。

 

 我想问,你有否后悔过,去这样偏远、荒凉的地方。但是从她的眼眸里我感受到了有梦女子身上的坚韧和信仰。是一种带着希望飞翔再高再远也要去的执著。她放弃了多次调任的机会,放弃了更好的工作待遇,说,“既然选择了西部,就不是为更好的环境去的,而是为了锻炼自己。”朴实的话语道出了不曾改变的初衷。是啊,人的一生,会有许多选择,也许我们不能选择所爱的、正确的,但是却能选择合适的,并因此而无悔这段人生。

 善意的谎言

 这是玉兰和她父亲的第一次通话,短短三分钟的电话交谈,却编织了一个感人的善意谎言——

 父亲:“你在那里好吗?”

 玉兰:“爸,我很好。”

 父亲:“你那都吃些什么啊,最近身体好吗?昨晚你妈梦见你好像出事了。”

 玉兰:“爸,吃的和以前差不多啊,您放心,我身体挺好的……爸,我得上课去了,您和妈多注意身体,下次再说。”

 

 玉兰匆匆挂断电话,因为她怕再多说一句话,哪怕是一个字,声音便会哽咽,泪便会流出来。因为此时的她,正躺在医院里,因多日都吃土豆米饭,和原本的肠胃不适,导致了严重的上吐下泻。

 

 这是个善意的谎言,朴实感人,轻叩在场每个人的心灵。在采访的过程中,我被她身上那股浓浓的淳朴气质深深打动,温暖的笑颜,亲切的话语,郑玉兰像大姐姐般讲述着她在西部支教的故事。

 在家访的日子里

 班里有个学生几天没来上课,郑玉兰准备去家访,这也开始了她一个月早出晚归的家访史。“第一次去的时候,印象很深,都晚上八点多了,太阳还没下山。”她微笑着,给我们讲起这段难忘的经历。

 

 那天,她一下课就出发,一直走了两个多小时的路才到学生家里,在一座破旧的窑洞前见到了学生的家长,他们又惊又喜,忙着借肉、借菜要留玉兰吃饭。学生的爷爷、奶奶怀揣着五个鸡蛋,拉起玉兰的手说:“丫头,收下吧,你收下吧。”玉兰感动地哭了,泪流过干涩的脸颊,一直流向裂了口子的嘴唇,咸咸地疼。

 

 落日西斜,余晖依旧,天际一片深橙的红,大地在炊烟袅袅中泛着淡白色的光泽。

 

 世间情谊,不过了了。那晚,学生的家长用借来的木车送了玉兰长长的一段路,“咯吱、咯吱”的车轮声在长长的黄土路上久久地回荡着。

 

 回到校舍,玉兰的心情再无法平静:破旧的窑洞,老人沧桑的脸,放得太久坏臭了的鸡蛋及孩子无知懵懂的双眸。此情此景,让玉兰深深地感受到西部的生活贫穷和西部更为贫穷落后的教育。

 

 家访的日于淡而匆忙,没一丝喘息的间隙。叠叠足迹留在西部的黄土路上,温暖的笑语从座座平房、窑洞里传出,日照西斜,晚归的高额头老人见证着每一次、每一次南方女孩长长的不倦身影。

 无悔的选择

 采访接近尾声,我们起身言谢告别。此时,午后的阳光已渐渐淡去,空气里轻泛茶的余香。窗外的木棉花树更显恣意丰饶,迎着初春的灵晕,写意娇艳的火红。天空微蓝透亮,大朵大朵的白云轻轻飘逝。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抬眼望远方的群山,座座连绵,高耸起伏,突然间问自己,这可是与西部山峦的拼接,与一个南方姑娘淳朴西域情怀的联结?晚风轻拂,似乎有空谷的回应,飘至耳旁的却是郑玉兰朴实的应答:

 

 “既然选择了西部,就不是为更好的环境去的,而是为了锻炼自己。我相信只要真心付出,就会有回报。”

 

 是啊,无论是南方的群峰,还是西部的山峦,无论是家乡教学,还是异地支教,只要真心付出,就会有回报。虽两年光阴匆匆流逝,却圆了一个女孩飞的梦想并给予平凡人生一份宝贵的财富。这是升华自我的思想蜕变,也是由衷的心灵喟叹呵,在最深处荡起层层涟漪。

 碧海蓝天间大漠孤烟直,余晕霞映中长河落日圆。回望走过的路,感动曾经说过的话——“我选择,我无悔!”

 

原载《2005“两赛”专辑》

 
     
       
       
闽南师大BBS-龙江曦月 蚂蚁互联 龙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