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薇   ——访邵武一中教师季慧军(采访时间2008.3)

 

          漳州师院芗涛剧社走过了二十年的风风雨雨,作为师院一个颇具影响力的社团,它不仅为广大话剧爱好者提供一个展示自我,梦想成真的舞台,也培养出一批批优秀的校园戏剧演员。季慧军,就是从这个舞台里走出的一颗“闪亮的星”。

 

 冬日午后,行走在邵武富屯溪畔,呼吸着闽北山城清新空气,不知不觉已到了我和季慧军约好见面的地点。当我正在猜度着这位当年“剧社红星”是什么样时,一脸阳光、眼睛炯炯有神、轮廓鲜明的帅小伙站在了我面前。他就是季慧军么?我有点惊讶,这个曾经活跃在校园舞台上的台柱子依旧充满着青春活力,他本人比我见过的照片更有魅力。他热情的把我带去他家,一路上亲切地向我问起了师院的情况和剧社的现状。

 

“喝杯茶吧”他笑吟吟的招呼我,接过热腾腾的茶,刺骨的严寒一下消释了。那热情又富有磁性的声音,那双自信有神的眼睛,给我的第一感觉是:格外温暖,就好象让人提前感觉到即将到来的春的气息。

 

 看着你的眼睛说话,是季慧军的风格,这让我觉得他很真实,也正是因为这份真实所以我对这个大师兄打心眼里多了几份亲切之感。

  一次演讲,牵出一段与剧社的不解之缘

“常听邱煜老师提到你,你的经历可是带着点传奇色彩──没报剧社最后却当上了剧社社长?”“呵呵”,他爽朗地笑了。说起剧社,他显得格外兴奋。“有些缘分是注定的,比如我和剧社。”采访一开始,季慧军就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向我娓娓道来那段特殊的经历,“一进大学,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兴致勃勃地报名参加了‘迎97香港回归’演讲赛。比赛前十分钟,突然发现一个朋友身上穿的T恤印着‘97香港’字样,觉得和演讲赛的主题很吻合,便临时和他换了衣服。可惜这一换并没有打动评委,反而‘弄巧成拙’,那次演讲赛我没有如愿获得佳绩,很遗憾。但不久我们辅导员来找我,说剧社的指导老师邱老师觉得我很有潜力想培养我,让我免试加入剧社。当时一听高兴疯了,后来才知道那次演讲赛的评委里就有老师,他一眼就看中我是棵好苗子。”千里马遇到了伯乐,就是这样一个偶然的机遇把季慧军与剧社联系到了一起,他的舞台生活就在这一唱三叹中开始了,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他与剧社结下的不解之缘后来彻底改变了他的大学生活。

  大学四年,创造两个之最

 对于季慧军而言,最初进入剧社的确带有某种偶然,而四年大学生活,演戏已成为他的生活方式、生存状态。季慧军从一个剧社新人到成为台柱子以至后来担任剧社负责人,可以说他是和剧社一起成长起来的。

 

 19975月院“第八届文化艺术节”综合文艺晚会上他表演的《学讲普通话》、《全都忙》让观众记住了这位新人,19989月迎新推普晚会上他表演的《兄妹》受到好评,1998年院“第九届文化艺术节”晚会上他大放异彩,一人演了《往后站》、《我要读书》两个节目。后来在《主角与配角》以及大型话剧《窗外有片红树林》等许多优秀剧目中,季慧军以精湛的演技成为芗涛剧社的一棵常青树。在舞台上他塑造了各式各样的人物,有球迷、学生、工人、农民还有战士、老板、家长,每一个角色都给了他无尽的展示天地,只要一投入到戏里,季慧军就会完全忘掉自己,进入到角色的境界。

 

 不光在大学校园,季慧军还带领剧社的同伴们为五千中学生演出大型轻喜剧《少年热线》,并为社会各界献上了一个又一个精彩的戏剧小品。

 

 伴随着大学生活的结束季慧军离开了剧社,但是在剧社的点点滴滴对他来说都是记忆中不可抹去的,他把珍藏至今的“宝贝”小心翼翼地捧出来给我看:当年的剧照、节目单……向我讲起了那些美丽的日子。第一次登台演出是19961217,他清楚得记得当时是与林莉搭裆的《球迷》。而与他搭裆最多的是谢爱玉,从《搅和》、《我要读书》到《少年热线》,配合都很默契。对季慧军而言,印象最深的是1999年建军节到32418部队演出军旅小品《第八天》,战士们的掌声令他神采飞扬,激动不已。他非常留恋在剧社的日子。大学四年,季慧军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放在剧社,在舞台上演绎着他的一个又一个性格各异的角色。他创造了两个之最:芗涛剧社20年来扮演角色最多,演出场次最多,至今无人超越。

  摆对位置,心情挥酒着自我。

 生活就是一出戏,每个人都是主角,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演好,除了热情还需要坚韧不拔的毅力,季慧军做到了。在大学里,季慧军除了是个出色的演员,还当过导演,晚会主持,表演过舞蹈。无论是哪个角色,他都能摆对位置,保持着一如既往的认真,在每一个舞台上尽情挥洒着自我。

 

“在戏剧里找到真实的自己”作为一名演员,季慧军无疑是出色的,每次演戏,季慧军是入戏最快的一个,“在舞台上,当灯亮的时候,你必须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角色中,忘记一切”,他追求的是一种“扮演自己”的境界,正像自己所希望的那样做一名本色演员,塑造与原型相结合,完全融入角色。

 

 俗话说:“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季慧军怀着对戏剧的满腔热爱和执着信念,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进,不断磨练自己,提高演技。最开始是模仿录像带,一遍遍地学,然后逐步自己揣摩角色,学会定位,找到感觉。每次排练完他都会和同伴、观众们交流,认真总结经验。季慧军还喜欢迎难而上,当他的表演已经受到一致肯定时,他并不满足,他觉得自己应该要不断突破,不断超越,于是又开始了向难度更大的剧本挑战。军旅小品《第八天》一些有武打场面的情节,季慧军没有任何武打基础,勤奋好学的他四处向能者请教,拜师学艺,后来自己摸出了门道学会了设计武打动作,让同伴们佩服不已。正是这每一次的辛勤付出,使季慧军在舞台上,不仅驾轻就熟,而且一次次赋予角色以生命力,塑造出一个个栩栩如生的舞台形象。“一个演员演戏一定要投入,一定要进入角色,表现人物要充满激情,充满对角色的理解。在舞台上不仅用你的声音、动作还要用你的状态去感染观众,找到真实的自己的感觉!”季慧军道出了他的演戏秘诀。

 

 宝剑锋从磨砺出,在戏剧舞台上,季慧军不断超越自己,迅速成长为一颗耀眼的星。“他不光演技好而且非常有责任心,我们大学生虽然都是业余演员但他比专业演员还敬业。”这是当年和季慧军一起在剧社的一个同伴对他的评价。有一次拍小品录像,季慧军带着同伴们到江边劈竹子做道具,手不慎被锋利的竹子划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血流不止。离晚上演出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怎么办?“大家辛苦排练了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不能因为我而影响整个演出的正常进行”,季慧军倔强地包着纱布上了台,边演戏手边流血,就这样他坚持演完了全场。演出圆满结束,到了后台同伴们才发现季慧军手上的纱布已经全被鲜血渗透了。这让大家都很感动,也一直成为剧社的佳话。

 

 对戏剧的执著和爱一直燃烧在季慧军灵魂深处,他知道自己属于剧社,剧社也需要他,大学生活他把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倾注在了剧社。“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得金”,凭着这股与生俱来的勤奋和天赋,季慧军的表演水平不断进步,受到了高度评价。在部队时文工团专业导演看了他的演出后赞叹道:没想到漳州师院会出这么优秀的演员,比得上专业水平!季慧军对荣誉和称赞看得很淡。他说:“任何事情都是水到渠成,你付出了,才有可能得到。”季慧军没有因鲜花和掌声停歇自己的脚步,他在一步步走向顶峰的路上时时不忘曾经的艰辛并不断超越自己。他不轻言成功,但却把握了成功的秘诀。

 

“演而优则导”。季慧军在芗涛剧社里得到全方位锻炼,不仅演戏而且还当起了导演。在演员与导演的不断转换中,他也在不断完善着舞台上的角色和舞台下的自我。《窗外有片红树林》这部长年在师院盛久不衰的剧目,第一次被搬上舞台就是季慧军的功劳,这也是他第一次当导演。其实说是导演,他好象样样都做,舞美道具……他带着同伴们自己做道具布景,又不厌其烦地指导排练。

 

《窗外有片红树林》这部是一部长剧,一个剧目就达一个多小时。在漳州戒毒所上演时引起了巨大反响,后来又在“迎回归千禧话剧专场”上再度演出,校园里顿时掀起了一股“话剧热”。

 

 回忆起自己最得意的一次导演是在20005月,由漳州市政协和漳州师院主办的“纪念杨骚诞辰100周年”晚会上,季慧军导演的《记忆之都》名噪一时,并在漳州电视台播出。自导自演季慧军也得心应手,像小品《老茶馆里的新鲜事》,他在其中既是导演又是演员,双重角色他能把握得很好。谈到对排戏的体会时,季慧军若有所思:“其实生活中的每一件事对演戏都有帮助,无论是演员还是导演,都要学会联系生活、体验生活。”舞台上的他千变万化、光彩照人,舞台下的他随意自然,喜欢观察思考。的确,对于季慧军而言戏里戏外都是人生,戏剧来源于生活,生活本身就是一个更广阔的舞台。

无论在哪一个舞台都尽力做个最好的自己

 大学四年的象牙塔生活,学理科的季慧军并没有变成书呆子,在学校的全面锻炼让他满载而归,开始了另一个舞台的探索。校园舞台上,季慧军游刃有余,而今教学讲台上他也如鱼得水。在领导眼中他是个踏实勤劳、上进好学的年轻人,在学生心中他是位循循善诱、大胆创新的好老师。

 

 季慧军教的是高中数学,在许多人看来高中数学很抽象比较枯燥,可是他的每堂课都上得有声有色。他感慨地说:“当年在大学时的锻炼对现在教学帮助很大,舞台是一种表演,课堂教学也是一种表演,两者有许多相通之处。”他以富有感染力的语言和丰富的肢体动作营造出活跃的课堂气氛,充分调动了学生们的积极性,深受学生和同事的好评。“讲课时一定要带上表情,要像演戏一样进入状态,课堂语言和剧本台词一样要有轻重缓急、抑扬顿挫。”季慧军怀着当年对戏剧同样的热情投身于教育工作。

 

 季慧军还是个多面手,大学时在电教中心的工作经验让他不仅会录像、摄像而且能把现代教学技能与传统教学技能很好地结合起来。在教学实践中他大胆地尝试现代教学,通过多媒体设备把数学中抽象的知识具体化,形象化,“上立体几何时,我用三维动画演示图形给学生们看,他们特别感兴趣,抽象的图形一下子豁然开朗,不仅加深了印象,而且有效地促进学生理解掌握知识,带动了学生多方面思维发展”,季慧军仿佛又回到了课堂,边说边比划着,很兴奋。

 

 师院四年的大学生活让他深谙“教师”二字的内涵,“老师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它像古井,初看不过是一泓清水,谁都可以掬来洗面、解渴,深究却发现它深不可测,教无止境,学无止境”,季慧军说他愿意做执著的探奇者、永远的挖井人。

 

 三尺讲台大天地,一腔热血写春秋。对于季慧军而言,邵武一中不是人生的终点站,而是一个全新的起点。回顾走过的路他说自己唯一感到骄傲的是:无限的热爱,永远的执著,无论在哪一个舞台都尽力做个最好的自己。

 

 在我们的交谈中,他富有感染力的声音和神采飞扬的表情深深打动着我,同时也一直在传递着他心中的信仰:热爱生活,超越自我。毕业快四年了,他一直保持着当初的那份锐气,那种不懈追求的人生态度。在一个又一个不断变化的舞台上,季慧军是一个孜孜不倦的跋涉者,同时更是一个勇于攀登的挑战者,我也相信他会是一个到达彼岸的成功者。

 后记

告别了季慧军,带着他送我的那句话“好好把握,多给自己今后的人生加些砝码”行走在路上,我心里是温暖的同时也是沉甸甸的。延伸在脚下的路,上面满布了跋涉者艰辛的汗水,也闪耀着成功者灿烂的光环。也许艺术的追求,理想的目标一生都无法达到,但追求使人有活力,不断的追求会有不同层次的境界。只要真诚地面对生活的每一天,踏实地走好每一步,就能够找到每一个属于自己的彼岸,每一个美好的明天!

 

原载《走过二十年》(芗涛剧社20年专辑)

                                                                                                                  2008.3

 
     
       
       
闽南师大BBS-龙江曦月 蚂蚁互联 龙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