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仰望 学会宽容 ——访福建省“生命化教育研究小组”秘书长朱永通(采访时间2005.3)

         朱永通,1998年毕业于漳州师院中文系,原院影评协会会长。毕业后任教于漳州东山第二中学,现为“福建省生命化教育研究小组”秘书长、明日教育研究所所长助理,以及《福建论坛》、《明日教育论坛》的编辑记者和《少年阅读》的主编。

 

 223,下午3:00

 

 再一次和朱老师通过电话后,我和邹冰站在他的办公大厦前等他。我们谈笑着,仔细地打量着每一个路人,不断地猜想着,没有紧张,没有忐忑不安,因为电话里,我们听到了他爽朗的笑声,也因为他说:“我们聊聊天就好!”他来了,温和地笑着向我们迎来,然后热情地向我们伸出了手,“是你们吧!”我们点点头,心里掠过一阵众里寻他的惊喜,在握手的那一瞬间看清楚了他:方方的脸,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笑起来焕发的神采让他看起来格外精神。他说:“真难得会碰见校友,看见你们觉得好亲切!”他说话的口气象一位兄长,短短的几句话,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我们边走边聊,一起找了一家咖啡厅坐下。那里气氛很好,轻柔的音乐伴着昏黄的灯光,静静地在空气中流淌。这是一个回忆过往,倾吐心声的好时刻。我们要的咖啡上了,香味在身边渐渐扩散开来,采访也在闲聊间慢慢切入了正题。

 回忆,是生活里一朵美丽的浪花

 我们最初是从邱煜老师以及物理系的黄炯峰同学(老师的学生)那里了解到朱老师的。对于这个已经离开校园十年左右,却依然能够让老师放在心上的师长,我们怀着一份崇拜和好奇,去分享他大学里的林林总总。

 

 回忆起往昔,老师沉醉了。他告诉了我们一段至今仍让他难忘的大学故事。在一个暑假里,老师没有回家,我们系的黄金明老师为他提供了图书馆的中文系研究室,于是他就打地铺住在了图书馆里。就是在那段时间里,他如饥似渴,孜孜不倦地畅游在了文学的海洋,看了许许多多的书,有《围城》、《爱的教育》、《曹操集》、《鲁迅文集》……,其中最受影响的是雨果的《悲惨世界》,他说:“她让我学会了仰望,学会了宽容!”也就在那段时间里他和文学之间产生了不解之缘,开始了他大学生活中的文学创作道路。当时和他一起住在图书馆里的还有张兴祥老师。老师在和他接触的过程中,发现他写的文章很有特色,很有思想,就推荐他投稿。从那以后,老师就陆陆续续发表了一些文章。这一段经历,在采访之前,我们就已经听炯峰说过,但我们仍然津津有味地听着,因为感慨于他这段记忆的深刻:就是这么一段偶然而又简单的经历却改变了他的大学生活,甚至是他的一生,成了他宝贵的财富!

 

 教师是学生和知识之间沟通的桥梁,是带领着学生们走向知识的殿堂的引路人。谈起大学的导师们,老师仍然心存感激。他说对他的大学生活起了很大影响的不仅是黄金明老师和张兴祥老师,还有蔡阿聪老师、曾焕鹏老师、林继中老师等等。林继中老师‘以写带读’的经验之谈,给了他很大的启发,这是对他在治学方法上的引领;而老师他严谨、认真的治学态度也深深地打动了他。这些对他走上工作岗位之后都产生了很深远的影响。从这些老师身上,他清楚地看清了教育的意义所在,受到了深刻的启发。那些影响,不是波澜起伏,更不是惊涛骇浪,而是潜移默化地,像一颗石子投入湖里时,湖面上轻轻泛着涟漪,却久久也不能让人忘怀!

 

 朱老师还和我们谈了许多,谈他大一时候的年少轻狂,大二时的自在和洒脱,还有离开校园走上教师岗位的果断和坚决。他神采飞扬,可惟独谈起他大学生活中取得的成绩时,他笑着,靖蜒点水般地,轻描淡写,似乎那些才是真正的平淡无奇。他说他更想谈的是他现在的工作,他的事业,他走出大学后的生存状态。我们明白了,最重要的是把握现在,就像他把握了他的大学生活一样!过去的辉煌他只想把它作为一份回忆珍藏。忆海拾贝,也许只有他一个人静静地坐着,细呷一杯香浓的咖啡时,才会慢慢地去采撷记忆里的点点滴滴,我想那时,他的嘴角一定带着微笑。

 教师,不仅只是我的职业,而且是我的事业

 朱老师告诉我们,他原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人民教师,而是想当一个行侠仗义的律师。但就是在大四实习那一年,他改变了自己的初衷。当时,他是在漳州第五中学实习的。实习期间,他发现中学的教学方法非常陈旧,在“填鸭式”的教育下,很多老师实际上只比学生多了一本参考答案,学生的发展受到了很大的阻碍。老师对此深恶痛绝,从那时候起,“当好一名好教师,做一次教学改革”,这颗种子就深深地落在了他的心坎上,生根,发芽,直至茁壮成长。

 

 一名教育工作者,他往往要走在时代的最前列,却往往也平凡的容易让人忽视,教师更是如此,然而老师他却乐此不疲。“教师是很平凡的职业,然而平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平庸。如果一个人仅仅以工作作为谋生的手段,意义不是很大。从事一项工作所得到的收入不能作为衡量这项工作的意义和质量的标准。对我来说,教师这份工作不仅仅只是我的职业,而且是我的事业。我热爱它,所以能够真实的投入,并在工作中收获属于我自己的快乐。如果只用那种世俗的肤浅的眼光去计较职位的高低,那只会制约一个人的发展!”于是,带着一份爱心,一份责任心,枕着做一次语文改革的梦想,他到了东山二中,投入到教育这项平凡而又伟大的事业中去,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认认真真地做人,踏踏实实地做事,去开拓那一片真正有价值的天空!

 

 他的课堂生动活泼,讲课精彩幽默,学生们上他的课都很开心。他敢于创新,每周都要上一堂文学欣赏课,讲析一些课外的文学短文,让同学们自由讨论,积极发言。当时,他们东山二中图书馆的材料不多,为了讲解“鲁迅”这个文学大家,他特地跑到漳州市里购买了200多元钱的相关材料和书籍,为同学们深入分析,让他们对“鲁迅”有更深刻的认识。当许多老师仅仅只是围绕着课本,使用教参教学时,他显得多么与众不同。有些老师不理解,甚至讽刺他说:“都只不过是中学老师,你那么辛苦还不如去大学里当教授!”面对这样的挖苦,老师他不计较,不在乎,因为他真正在乎的是学生们文学素养的提高。高考考验的是一个学生的综合素质,老师相信,只要学生们提高了读和写的能力,那么在高考战场上,就更能应付自如。当然,老师的苦心没有白费,他的学生们在2002年高考中考出了平均分106分的好成绩,这个成绩在当时位列漳州第一。当我们听到这个成绩惊呼时,老师再一次淡淡地说道:“对于语文学科来说,你只能说是运气。”

 

 他有着海一样的宽阔胸襟,不计较得失,不奢求赞美和回报。做学问要苦,做人要傻。他就这么一路走来,把“教师”作为自己的事业,尽心呵护。

 教育,对学生鼓励的意义远远大于对学生的严格要求

 谈起他的学生,老师自豪地告诉我们:“其实分数高并不代表着你有这方面的能力。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的学生们他们即使现在不学语文,不写作,他仍然会有较强的感悟能力和文学审美能力,而且他们的心态都很好,都比较自信!”

 

 “一个人在一种环境下很容易被同化,所以就更加要求教育要根据学生的所长推广‘生命化教育’。每一个学生都是生命的个体,必须从小学开始就要充分地注重学生的潜能。每个人都有天赋,关键就在于天赋是否被埋没。”在与学生的接触过程中,让老师感受最深刻的是,很多学生在心理上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压抑,有过于高傲的,有过于自卑的,那么要挖掘学生的潜能就必须从他们的心理素质方面抓起。于是,老师就一次又一次地慎重的告诉自己:“一个人只要认认真真地投入做一件事情,就是他一生中最伟大的事业。那么对于一个教师来说,还必须在认认真真做好本职工作,上好课的同时,还时时刻刻关心学生们的心理健康,因为心理健康的学生才会适应不同的环境,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他都可以学着自己慢慢成长。”

 

 在这个过程中,老师他兢兢业业,对每个学生都一视同仁。在每一个学生的每一篇作文后面都会作详细的批注。他善于把握学生们的心理,这些批注都是朱老师从他自身的角度,对学生的文章水平或者是思想进行分析和鼓励,而且还为他们做“历史回顾”,也就是对他们的文章的写作不断地作总结,这有益于学生们更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存在的优点和缺点,以及自己在近一段时间所取得的进步,然后有意识地培养自己。更让人觉得亲切的是,老师他从来不推荐作文水平好的同学去参加作文比赛,甚至推荐投稿,因为他觉得这些同学他们有潜力,他们有能力,也有这个资本和自信学着自己去发展。所以他只推荐和鼓励作文水平一般甚至是较差的同学多多地参与这样的锻炼,拿他们的文章去发表。当那些成绩一直不太理想的同学经过鼓励和锻炼发表文章之后,在无形中就增强了他们的信心,激发了他们对学习的兴趣,因而学习也就更加有动力了。这也正证实了老师一直坚持的那句话:教育事业对学生的鼓励作用远远大于对学生的严格要求。谈到这个方面,老师语重心长的说道:“真正的人文教育应该是让每一个学生都有机会上本科,或者接受其他的更高的教育,然后不断地开拓他们的视野,提升他们的素质。真正的教育者必须站在学生的角度,渐渐地靠近他们,去理解他们,让他们化压力为动力。”他说到了,也做到了,无论是心理上的重视,还是教学上的引导。

 

 我不禁问到:“那您觉得自己在当老师这段时间里,做得最好的是什么?”他笑了一笑,喝一口咖啡,炯炯有神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然后真挚地告诉我们:“是和学生之间朋友式的交往。我只把学生当作朋友,经常让他们自由发言,和他们交谈,在这个交流的过程中,彼此也会碰撞出闪耀的火花,这其实是一个相互学习的过程,当我把我会的东西传授给他们的时候,他们很多新颖的想法也同样会给我很多启发。”孩子的思想是天真的,但也是最真实的,我和邹冰赞同地点点头,彼此相视一笑,深深地为他的真诚所感动。因为我们明白,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他就把我们当作朋友,而不是仅仅只是两个为了写“校友访谈”而来拜访他的匆匆过客!

 变的是职业,不变的是那颗心

 城市里的喧闹欢腾着,呐喊着每一个有志之士融入它的怀抱。为了接受更多新事物的洗礼,为了挑战更激烈的竞争,也为了不断地改变而改变,老师走出了东山,离开了那个安逸的小县城,来到了福州,现在的他从事的是教育出版的工作。当然,出版书籍是以赢利为目的的,所以从一定程度上说,老师成了一个商人。但是我们知道,他从来没有离开教育工作。见面的时候,老师送给了我们两本在他精心策划之下,由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书,一本是《2004年的学校还缺什么》,另一本是《生命化教育冲击波》。在出版社工作的这段时间里,他用他敏锐的洞察力,时时关注着省教育界的风吹草动,用他的生命继续为教育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寻找另一片更广阔的天空。“不错,我现在是一个商人,”他说得很直接,也很坦然,“但我不是一个浑身散发着铜臭味的商人。虽然我离开了教师这个岗位,但可以说,我现在从事的事业仍然跟教育息息相关。其实金钱本身不能成为商业的象征,而商业本身是和人类的文明相统一的。人类的文明,它必须建立在经济繁荣的基础之上,所以能够推动文明的发展的还是商业。商业,它本身是公平的,它更能彰显一个人的智慧,关键是看我们要怎样看待并且对待它。”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天渐渐暗了下来,收银台上陆续有人结着帐单。咖啡厅里的灯更加地明亮起来了,照亮了墙上的壁画,让他们更加清晰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音乐没有停止,继续演绎着动人的旋律。这里宽敞舒适,我们谈着,笑着,喝着即将冷却的咖啡——这从古老的西方传入中国的休闲饮品。我们猛然惊醒,这不就是在商业推动下孕育着的文明,而老师送给我们的那两本书不正是他智慧的结晶?他满怀信心地告诉我们,接下来,他们的出版社将会继续出版一系列有冲击力的教育图书,进一步推广生命化教育,他会继续努力工作,因为工作就是他的生命!

 

 工作就是他的生命,我们的心也再一次受到了深深的震撼!变的是职业,不变的是那颗心,那颗为教育事业做一次改革的心。所以,即使他现在己经不是一名人民教师,我们依然愿意真诚地称呼他一声:“老师!”

 尾声

 2月的天黑得很快,朱老师的一通电话也刚刚好结束了我们的采访。他很忙,我们知道,因而也不忍心再继续打扰。和他说再见时,我们一遍又一遍地说着“谢谢”,复杂的心情难以言喻。那时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回去的公交车上坐满了劳累了一天的人们。有的静静地坐着,一脸的疲惫;有的小声地谈论着今天遇到的不顺心的事,一肚子的无奈;当然也有兴高采烈,神采飞扬的。此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可以轰轰烈烈做出一翻事业,而有人却一辈子总是默默无闻。其实就是一颗心,一颗学会仰望,学会宽容的心,就像朱老师一样!

 

原载《2005“两赛”专辑》

 
     
       
       
闽南师大BBS-龙江曦月 蚂蚁互联 龙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