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光的漳师路 翻腾的人中龙——访闽南师大校友黄金鹏(采访时间2015.6)

    黄金鹏,1984年毕业于漳州师范学院中文系;1993年获得四川大学文学硕士学位;1996年获得四川大学文学博士学位;1999年至今为深圳大学副教授,现任中文系主任。


    一路与黄主任交谈下来,好像有些东西种在心里,又立刻长高,依依水畔,就和着黄昏把酒山荫,樽前一笑。


    黄主任眉宇间深藏着的涵养在他对人循循善诱的时候尤为清晰。他说,在大学,遇到良师,是人生大的造化。我原以为需要翻箱倒柜才能出现记忆,但是当黄主任提及师院时显得如此不假思索,我知道,那是因为深刻。“师院的老师十分敬业,无私地爱着学生。薪火相传,我现在身为一名教师,我也要这样对学生,社会需要爱心的传递!”现实生活中没有多少人会像黄主任这样独钓北冥鱼,而独授之以渔。


    同行的邱老师告诉我,黄主任是施榆生老师的得意门生。“施老师为人诚实,正直,真挚,这是我最佩服的!”黄主任说。回想起考研的日子,当黄主任逛遍了漳州的书店,没有买到相关书籍时,在北京进修的施老师却替他带来他期盼已久的书。在黄主任心里,这位好老师,可以点亮学生的心。而林继中老师对黄主任之后的学习与研究甚至教学方式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回忆起自己在师院的日子,黄主任纵千言万语,也难赋深情。


    看着黄主任精神的明眸,就似乎看到了这些年他孑然一身,勇往直前的影子。


    一行人来到抗英遗址左炮台,黄主任便给我们当起了导游,丰富的知识和一流的口才令我们十分佩服。从林则徐铜像往山脚走的时候,黄主任忽地想起了自己在天宝镇的生活。他视天宝镇的五峰山为“世外桃源”,“那里有红豆!”黄主任突然说。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我不知道同行的还有没有人感到黄主任的思乡情怀,深圳的生活也许改变了黄主任的饮食习惯,却怎么也改不了他一口标准的闽南语。“等我退休了,我一定要回到漳州,时常和师友、亲人叙离阔,陈说平生。”他望着车窗外飞快闪过的霓虹和大厦,不禁叹到。

    如今的黄主任已经是深圳大学中文系的主任了,用心的人无论行走何处,总会化春雨滋润路边的野花。黄主任认为中文系的学生应当不断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当说起自己的一名学生已经出版了三部长篇小说时,黄主任的笑容又如约而至。在中文系,黄主任推行了一系列的制度,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通识教育的普及,他还大力提倡文史哲的知识竞赛,给学生颁发证书和奖品,以不断提高通识教育而提升自身素质。


    黄主任说,他的专业,是兴趣,是快乐,文学在社会上的地位是什么也取代不了的。从长远的发展来看,不久又将掀起一股“中文热”。在市场上,文学永远不可能过剩,不会廉价,文学给社会提供了优秀的精神食粮,没有文学的世界是苍白的。


    黄主任重视当今社会高校的通识教育,对教育改革的敏感性也非常强。而在学术研究方面,他注重论文的原创性,绝不人云亦云,拾人牙慧,追求质量而不是数量。他的论文都是在一些国内知名的顶级刊物上发表,如:《文学遗产》、《文艺理论研究》、《北京大学学报》等,发表的代表论文有,《文心雕龙的圆美思想》、《中国诗画的尚朴精神》、《纬书与汉魏六朝文论》等。


    人,要安身立命,现实生活少不了精神力量。因为是精神上的力量在人的一生之中起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另一方面,优美的作品是一种享受,人一定要有精神的追求,他说。现代的一些文学作品,由于价值观的出入,跟古代文学很不一样,但是文人的追求是一脉相承的,永远不变。


    后来,我发现这次的访谈更像是一次未消的宿醉,是一次透彻心扉的启示。那晚,我们从东莞到达深圳的时候,车窗边闪过的夜景令人心生忧恋,我想,这城市的节奏,美得令人绝望。也许尘嚣在浮起,而一些真正有用的人才却带着强大的亮光,散布在这个世界的角落里,等待着沉浸,越过四季,开出夺目的鲜花。


    我们漳师学子胸怀大志,我们路见不平。我们看得出这世界的诸多弊病,我们想摧毁所有丑陋的阻碍和荒谬的逻辑,我们早晚有一天会让这个世界见识我们不凡的品质和勇敢的心。

 
     
       
       
闽南师大BBS-龙江曦月 蚂蚁互联 龙海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