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中戏的人上人 人上人在天外天 ——访闽南师大校友、东莞理工学院教授严前海(采访时间2015.4)

    踏进严教授的家中,第一个令人惊奇的地方便是大厅书柜里的藏书。然而,也只有睡在这么浩瀚的书海里,才能把生活和未来过得如诗如梦。


    说起自己的创作之路,严教授认为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是长篇小说《伤》。整部小说充满了犀利的言辞,它与抒情或者其他类的作品不一样,它既有极富戏剧性的故事情节又不缺乏深度的探讨与研究。严教授认为现代的许多影视剧作品都是滥剧,没有思想,没有艺术形象,小说也是如此。这种关于社会、关于影视剧深刻的思想源于广阔的视野和长久的积累,早在大学时期,严教授就阅读过卢梭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社会契约论》等著作,认为其打破了政治学说的框架,并同着柏拉图的“理想国”的思想等一起对他自身观念的形成有着重要影响,而这一思想完完整整地被反映在了他的作品之中。


    与严教授的交谈过程中,随时随刻都能感受到他的循循善诱。这也许是老师的本能,他们总能用最正确的方式把学生引到一条光明的道路上去。他认为,一位教师的品质应该是尽其所能,把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作品带到课堂上。他常常将一些获得电影大奖的作品嵌入课堂教育,这样不仅是学术视野的开拓,而且能结合最新的作品,避免墨守陈规,使教学收到最好的效果。严教授还说,他也常常从学生那里得到启发,得到新的科研课题,并无限开展。是啊,名师高徒的教育像是一场接力赛,不断传承,不断进步。而严教授,便是这场接力赛的主力军,也正是对于教学的热忱,才使得严教授的教学路一片闪亮。


    严教授不仅是位名师,也不仅是位创作大家,更是一位跋涉于科研长途的勇者。在学术著作方面,他出版了《电视剧艺术形态》、《广告案例教程》等,其中,《电视剧艺术形态》作为复旦大学出版社重点推荐的理论教材而为众人知晓;在论文写作方面,严教授先后发表了《中国电视剧的国际化策略》、《影像城市的建立:增魅传播》、《躯体镜语与类躯体镜语》、《高智力类电视剧及电视剧的神奇之道》等近四十多篇优秀论文,得到了学术界的肯定。其中《中国电视剧的国际化策略》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文化大繁荣”征文奖,《躯体镜语与类躯体镜语》获得东莞市首届哲学社科优秀成果奖,《电视剧艺术形态》荣获2008-2009年度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而严教授的《欧美百年文学杰作的电影经验研究》也在2012年获得了国家基金社科研究立项,严教授在黄金十年之后,再次踏上了黄金路。


    严教授笑靥如花,开在春里,对我说,他认为做影视剧的科研符合自己的兴趣和性情,作为一名学者,他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与那些为功利而做研究的人相比,自己在此过程中不断摸索对艺术、世界的看法,更令自己觉得愉悦。科研的路途永无止境,严教授的步伐永不停歇,眉宇间的坚持才是最令人肃然起敬的符号。


    当我们一起谈起师院时,严教授从严肃的科研话题中扮演的学者的身份跳脱出来,一下子,时光倒转回到了他的青葱岁月。李建安老师的独家关怀,邱煜焜老师呵护备至,“还有自己喜欢的女生……”严教授一一地回想起三十年前的情景:“人生就是一出戏,演戏能让我们更早地角色定位,演戏与现实之间存在的差别增强了我们的生存能力,艺术想象力,生活创造力,舞台就是人生的折射。”

    时光也许可以分散一个人的记忆,却不能拆离一个人的感情,反而,会愈加浓烈。严教授说,“邱老师这双手特别温暖”是啊,三十年过去了,邱老师手心的温度和母校记忆的深度仍旧使严教授难忘,无论他走到哪里,他永远是漳州师院的骄傲。“严前海”三个字早就已经是母校一张闪光的名片了。严教授是漳州师院校园戏剧的开路先锋,他披荆斩棘,在“有剧无社”的时代,在学校的饭堂里,“如果没有当初的演剧活动,我就不敢报上海戏剧学院,最终也不敢在北京广播学院来研究电视剧,在这两所学校我读的仍是‘剧’。”严教授在他写给芗涛剧社20年纪念专辑的稿件《谁来言说我们的夜晚》中如是提到。


    我们可以花一辈子之中最青春最激烈的年华寄予我们的母校,但是母校却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陪着一代又一代的孩子,走过无数个春夏秋冬。


    漳州师院,她永远在闽南一带,她就那么安静地坐落,望着辽敻的天际,算着自己的孩子的归期。

 
     
       
       
闽南师大BBS-龙江曦月 蚂蚁互联 龙海论坛